互联网:合理使用权下的用户生成内容

在之前的一些讨论中,我们曾经提到过,在今天,“合理使用权”的地位正在受到攻击;我也表达过我的担忧:在言论自由方面,总有一家(或“少数”几家)公司站在我们面前,左右我们是否能够真正表达。NiemanLabs 通过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左右言论表达的情况是怎样成为一个棘手问题的:著名的音乐人播客服务 SoundCloud ,在撤下内容时不会考虑合理使用的情况,这样的情形同样对新闻界产生了影响:

SoundCloud 给全世界播客们提了一个不好的醒:他们不会接受美国版权法律条款下规定的合理使用权。如果你的内容包含任何你不持有版权的内容,即使你已声明合理使用,SoundCloud 依旧会在任何时刻撤下它。

这件事真的发生在了我以前的一个学生身上。我想,这事情应该会给所有 使用 SoundCloud 托管播客内容的人一个提醒——虽然,SoundCloud 的用户仍在日益增加。

我们都知道,新闻业如果没有合理使用权,是没有办法存在下去的,这么看来,SoundCloud 无法成为这一领域可以使用的工具。想想我们在讨论 Blurred Lines 唱片诉讼案时,如果不播放与案件相关的歌曲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很明显,这里的歌曲是受版权保护的。

文章随后讨论到,在新闻节目中引用受版权保护的音乐片段几乎绝对是合理使用的情况。但是 SoundCloud 收回了这一权利。实际上在提到合理使用时,这家公司最终承认了他们拒绝合理使用权,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合理使用仅在美国存在:

我们知道美国版权条款存在“合理使用”的思想,但是,这些条款在法庭之外是很难使用的,而且在美国以外,这种情形也很难运用。SoundCloud 是一家全球播客平台,我们希望所有用户能够尊重全球意义上的版权法规,以及版权持有者的权利。

正如文章作者 Adam Ragusea 所指出的那样,合理使用权的限制可能会影响到使用 SoundCloud 的记者或组织,比如本站(TechDirt)——我们使用 SoundCloud 储存播客服务。但是SoundCloud所拒绝的那个合理使用权,最高法院却曾经声明,它是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的核心。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需要担心的一点,这也使得我们考虑使用其他的播客平台。

但即使切换到其他播客平台,我们也很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其他播客平台也同样受着 DMCA 类似提醒的压力。当然,他们可以代表用户,但有些平台却不想承担这种责任风险。这样一来,我们真的很可能失去这一言论表达的核心。

但说实话,现在的问题似乎更多地只存在于 SoundCloud 这样的公司中。美国的整个法律系统,设计目的之一就是让个人/组织作出真正的选择。合理使用情形只在少数几个国家被真正执行,在全球范围内很难推广。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贸易协定中推进版权法规时,合理使用权应包含其中的原因,因为如果不引入合理使用权,美国本土就可能也失去合理使用权。但当你将这种情况与一些“法定损害”类版权规定、DMCA这种“先杀再问”的条款结合起来使用时,事情就变得糟糕了,SoundCloud这样的公司很显然就会举起双手,并说:“这么做并不值得”。

当然还有 Youtube 这样的公司仍在尝试让合理使用权可用——虽然通常情况下,因为无法确定合理使用,使得很多合理的内容消失,而内容创作者却没有任何主张的余地。这也是为什么对SoundCloud这样的公司来说,合理使用权需要有一个更为强大的“避风港”——这种避风港可以经由通讯规范法(CDA)第230条解决,这是一条非常坚固的规定:服务提供商不会在任何情况下被视为用户创作内容的责任方。为了保证合理使用的安全,版权法律也同样需要一条类似的避风港规定。这不会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如果有了这条规定,侵权就不会受到惩戒;惩戒一定会有的,版权持有者仍然保有所有针对所有最终用户的权利,终端用户也有代表自己的、合理使用的权利。

但是在现有的法律体系下,终端用户甚至连最基本的合理使用、自由表达的权利都没有,因为第三方平台代替他们做了决定——所有责任机制都是不利于他们的,他们无处发声。

注:本文原标题为《Fair Use At Risk When Private Companies Get To Make The Decision For Us》,是 TechDirt 的专栏文章。

发表评论